Halter博士的试验场

English Español Pусский 简体中文
12月 2021

Vianney Halter是一位自成一派的制表大师,无论是他那些为许多人铺平道路的提议,还是对“时空”的大胆探究,他总在以自己的方式震撼着制表界。

作为科幻小说、天文学和机械学的狂热爱好者,他的实验室兼工作室位于瑞士小城Sainte-Croix,他有坚韧的工作态度,一贯坚持独自完成项目,这里也是他展示多年成果的基地。

在Vianney Halter杂乱无章的工作室里,Deep Space Resonance(深空共振)腕表虽然还只是一个“雏型”,但进展非常顺利。早在1996年,在弹奏和调校钢琴时,他就萌生了打造一款声学共振双摆轮的想法。从那时起,通过对宝玑作品的详细研究,这个想法也日渐成熟,他利用两块俄罗斯甲板表设计出了一个演示器。不过在那之后,由于品牌运营和日常事务占用了他大量精力,他被迫放下手中的研究工作。但在2012年,他得以“重操旧业”,并且在历史学家Jean-Claude Sabrier的帮助下,获得了一座上世纪60年代的时钟,这座时钟是Christiaan Huygens为展示他的等时性理论而专门打造的。对于Halter来说,这便是“制表业声学共振理念基础的历史作品之一”。

此外,Vianney还将目光投向了浩瀚的宇宙。这是2016年,就在一个世纪前爱因斯坦在理论上预言的引力波刚刚被探测到。这在某种程度上称得上是宇宙的 “大共振”。

重拾研究工作,Vianney显得异常兴奋。这次他意在寻求,在“不借助气流”的情况下,能将两个摆轮磨合为相互声学共振的最佳配置。很明显的是,他正在研发的共振机制必须以Deep Space Tourbillon(深空陀飞轮)为基础,这便是他于2013年发表的三轴中央陀飞轮。2019年初,他的声学共振双摆轮取得重大突破,运行非常稳定,并准备好移植到腕表之中。他在2020年打造出了原型腕表。他今天将之与众人分享,就是为了与那些科学和机械狂人引起共鸣。

尽管这种新颖的设计很是复杂,但其技术架构背后的原理却是简单而高效的,没有一点多余。摆轮框架由162个零件组成,总重0.6克。它们的每小时的跳动频率几乎保持在21,600 vph,会有细微的变化,摆轮动能通过共享桥架相互传递。两个频率相互影响,很快就找到了一个共振频率。

订阅Europa Star

©2022 WATCHES FOR CHINA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