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dovic Ballouard,偶然的哲学家

创新制表师

English Español Pусский 簡體中文
12月 2021
Ludovic Ballouard,偶然的哲学家
“如今,我的需求量猛增,订单量爆发,我的工作量从未如此巨大。我甚至希望大流行病不要停”,他这样调侃道。

Panthère Royale猎豹装饰腕表
Panthère Royale猎豹装饰腕表

在过去的12年里,他一直是自负盈亏,每年独立完成12枚腕表,完全没有提高产量的打算。这种慢工出细活的方式,就是他想向人们推崇的制表“哲学”。

工作室位于日内瓦的中心地带,曾经Athénaz村子的邮局,与另一个著名的独立制表师Antoine Preziuso相隔不远,他的整个职业生涯所经历的一切也是非常坎坷,几度浮沉,差点就被淹没在制表历史长河之中,如今他收获的时节已经来临。

调研文章《Opus 13到底在何处?》,Europa Star Première 2015年
调研文章《Opus 13到底在何处?》,Europa Star Première 2015年

多彩的职业生涯

Ludovic Ballouard,圈子里都称他为 “Ludo”,拥有海盗般的外表,生在法国布列塔尼的阿莫尔丘陵地区一个离海不远的农场。在完成学业后,他接受了速记打字员的培训,15岁时他梦想成为一名牙医。然而,很不幸的是他并没有考上医学院。学校的职业顾问建议他学习制表,这个职业方向他从未想过,但却给了他一个启示。于是,他便申请了雷恩钟表学校,却再次被拒。不过这次他并没有放弃,他立马带着由自己亲手打造的一搜船的模型到了学校,他的这一举动感动了招生老师,最后他被破格录取。

那是20世纪80年代,学校的第一年研究主体是钟,第二年是石英表,到了第三年他们才转而研究机械表。事实证明,他的选择是对的。他学得非常快,三个月后便完成了整个课业。因为他想早点工作,便离开了学校。不过他还是回去参加了毕业考试,以优异的成绩拿到毕业证书。

一颗不安的灵魂

Ludovic Ballouard在布列塔尼的洛里昂找到了一份钟表匠的工作,但只坚持了六个月,因为除了换电池,没有别的事可做。于是他开着他的小车,决定去瑞士试试运气,最终进入了汝拉山谷大名鼎鼎的机芯公司 Lemania。但由于无法忍受寒冷,6个月后他又回到了布列塔尼,并且找了份与制表不相关工作。他在迪纳尔机场担任了技术员,一干就是八年,从事飞行甲板仪器的维护工作。像他这样对飞机模型情有独钟的人来说,这是一份梦寐以求的工作。他的其中一个同事以前也是个钟表匠,偶尔他们会一起聊起那遥远的钟表世界。在他的加薪要求遭到拒绝之后,他再次离职,之后迅速得到法穆兰的垂青,又一次回到了瑞士。

当他到达品牌所在地Genthod时,立马被分配了任务,10个Lemania计时码表机芯需要拆开、清洗、上油和重新组装。虽然他没有经验,但还是在短短四天内就完成了任务。他在法穆兰总共呆了三年,对那段时期有着愉快的回忆。
离开法穆兰之后,他在日内瓦开创了自己的事业,开起了一个表壳装配工坊,其主要客户是江诗丹顿。但他感到有些无聊,于是又放弃了。他本身有一种非常强烈的创作欲望,正好得知François-Paul Journe解雇了一名制表师,于是打电话去了解情况,结果他立马被录取了,这一次他坚持的比较久,呆了7年。

他最开始专攻Octa项目,之后,François-Paul Journe派他负责陀飞轮,但一个月后改变了主意,要求他负责大自鸣钟。这算是他喜欢的工作方式,他当时的目标是在三到四个月内完成一枚腕表,而他最后却超额完成了,每年可制作六到七枚。

“唯一有意义的时间是现在”

2008-2009年的危机到来,再加上妻子生病。他决定辞职去创办自己的品牌。他通知了那些在他负责大自鸣钟项目时结识的12位零售商,说正在准备“一个真正的惊喜”,要求他们预付50%的款项,就这样,在短短几天之内,他便筹集到了几十万瑞郎。

6个月后,即2010年初,作品横空出世:Upside Down翻转系列腕表。它将过去和未来的时间倒过来显示,只有当前时间显示正常,这代表了一种全新地、具有哲学意义地看待时间的方式,只有现在才最重要,并在2010年的Montres Passion评选活动中获得了评委会颁发的特别奖。

Upside Down 翻转腕表
Upside Down 翻转腕表

“金融危机正在蹂躏着世界,证券交易所成了我们谈论的唯一主题,世界在我们眼前急速崩溃。所有的数字都被颠覆了...... 此时,在我眼里,只有一个数字是真实的,那就是现在的时间,只有它足以恢复我们对生活的信心...... 在这个疯狂的世界里,一块手表是完全有意义的。”Ludovic Ballouard

第二款复杂功能腕表

2021年,Ludovic Ballouard发布了他的第二款复杂功能:Half-Time。他想传达的理念是一样的,但其机芯更加复杂。腕表的小时显示数字被垂直切成两半,镶嵌在两个旋转方向相反的圆盘上。只有当前的时间小时数字会重新组合,清晰可辨,所有其他的数字都会被隐藏起来。这款偏心跳时表的分钟显示在6点钟位置的逆跳表盘上。从象征意义上讲,这些分裂的小时数字只有在其两半重合时才可读,在Ludo的眼中,它们就像两个迷失的生命,重新找到彼此,彼此相爱,融为一体。

Half-Time腕表
Half-Time腕表

如同Upside Down翻转系列腕表一样,它的表面装饰可以千变万化,选择众多(宝石表盘、微绘、宝石镶嵌、雕刻、珍珠母镶嵌),以及以各种可能的字体和语言呈现的小时数字,Half-Time表也可以随心所欲地搭配。

收藏家的回归

Ludovic Ballouard总算是重新回到了人们的视线,他目睹了年轻收藏家圈子的崛起,感到异常激动。在日本,他的客户的平均年龄是30岁。最近,他还把腕表卖给了一个年仅22岁的年轻人。

我为他们准备了一个新的惊喜:B04机芯。这是一款非同寻常的机芯,将结合两个非常不同的时间。如果我做不到,那这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了。

banner
更多

订阅Europa Star

©2022 WATCHES FOR CHINA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