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家争夺季拉开序幕

English Español 简体中文
12月 2021

自从2021开年以来,新一季的“收藏家”争夺之战又将展开了。“收藏家”级别的客户已经成为这个竞争激烈行业里的香饽饽,这是行业内不争的事实。无论何时,争夺都会无休无止。每个“猎人”都会为争取到更多的“猎物”而全力以赴,这是就是他们的终极目标。

从前,人们在日常生活中需要佩戴手表来看时间,各大厂商的销售目标自然便是人手一块腕表。如今,情况已发生了根本的改变,腕表已经不再是唯一的报时工具,不再是生活必需品,它更像是一种闲趣时光的把玩之物。然而,它却拥有一批死忠追随者,他们是钟表迷,他们喜爱佩戴、谈论和把玩钟表,以自己的方式来表达喜爱,即收集尽可能多的腕表。在此,腕表行业看到了新的机遇,制造商们也在销售策略上作出了调整,他们不再追求人手一枚的销售目标,转而向钟表迷推荐更多作品。这些钟表迷们在不知不觉中被厂商们“培养”成了腕表“收藏家”,也成为了各大厂商主要的目标客户。

1860年前后,奥洛雷杜米埃于巴黎小皇宫展出的作品《石板画迷》向我们展示了人们一直都有收藏的习惯
1860年前后,奥洛雷杜米埃于巴黎小皇宫展出的作品《石板画迷》向我们展示了人们一直都有收藏的习惯

部落的集合

收藏家们形成了一个庞大的群体,其中又根据不同的团体属性、喜好和兴趣细分群类。在机械钟表最辉煌的年代,世界上的大收藏家屈指可数,他们要么自己就是行业内的专家,要么也有专家进行指导。他们都极度富有、充满激情且只对最精华的作品感兴趣。他们彼此之间都相互认识,但并不会频繁往来,偶尔会因为好的藏品见上一面。这个圈子的话语权都在他们手中,他们决定了藏品的价格和市场形态。

然而,随着机械制表业在经历石英危机之后奇迹般的复兴,人们又迸发出对机械腕表极大的兴趣,新锐收藏家也应运而生,而他们的兴趣点也更加多样化:潜水表、计时码表、奇特的设计......不胜枚举。再加之社交媒体的兴起以及交易渠道的拓展,收藏家群体和论坛的发展在这股浪潮中变得更加集约化。

如今,任何类型的腕表都会有它忠实的追随者,有陀飞轮腕表的富有崇拜者,有专门收集带有毛主席画像手表的千禧一代,前者追求的是珍稀品,后者关注的是量产作品。总之,每个人在收藏时都会有自己的关注点。此外,还有一个特殊现象值得我们重视,那就是在拍卖结果越来越令人鼓舞的情况下,行业内出现了另一类收藏家,他们只追逐那些限量且具有避险功能的藏品。毕竟收藏家也是人,抛弃一些浪漫的幻想,能入手一些可以定期增值的收藏品,何乐而不为呢!

《母亲节的完美献礼——瑞士钟表商》,瑞士拉绍德封国际钟表博物馆1950年刊
《母亲节的完美献礼——瑞士钟表商》,瑞士拉绍德封国际钟表博物馆1950年刊

全球著名的高端腕表杂志Europa Star 派出特派人员去各地拜访不同类型的收藏家,为大家讲出他们的故事。这其中包含很多读者会感兴趣的话题。那些超复杂腕表的超级富豪爱好者只会对一些限量且拥有多项专利技术的表款情有独钟吗?复刻一些传奇的古董腕表,难道不会令他们的收藏者抓狂吗?高端腕表、F1赛车和流线型跑车之间常常会合作推出联名款产品,那么各自领域的追随者会买账吗?其实,我们不难看出,品牌甚至已经把收藏家争夺战蔓延到了腕表之外的领域,也算是他们煞费苦心了。但是说到底,收藏家的本质都是一样,他们都是在非常执着地追求自己所喜爱的东西,它们是建立在非常个人化、高度私密化的基础之上,唯一的不同就是其所痴迷的物品不一样罢了。然而,收藏家往往对外界,甚至对他们自己都有所隐瞒。他们喜欢谈论自己的藏品,但多数时候是匿名表达的。

“我收集逝者的遗物”

一般说来,收藏界是一个以男性为主导的领域,腕表收藏更是如此。然而,我们在1997年却极为罕见地发现了一位女性钟表收藏家,她匿名接受了我们的采访。她道出了自己的一个独特的钟表收藏“癖好”——每天早晨她都会亲手为所有的钟表藏品上条,包括不计其数的怀表,她说:“我这种行为更像是在收集时间的苦恼,我的藏品发出的各种声响在我耳旁萦绕,混合成柔美的滴答管弦乐。每一块腕表都是一颗跳动的心脏,它超越了时间和死亡的概念。我们可以说穿越时间,历经生死。事实上,我的藏品都是老古董,所以我更像是在收集逝者的遗物,所有钟表都在继续低声诉说着逝者的灵魂。”但如果是自用的话,她则是买全新腕表,因为她觉得别人佩戴过的腕表戴在自己的手上会让她感到灼烧和不适。收藏家的想法总是这么奇特又敏感。

遍布意大利大街小巷的寄售店铺,您可以出售黄金、白银或者劳力士
遍布意大利大街小巷的寄售店铺,您可以出售黄金、白银或者劳力士

拍卖的重要性

上面提到的那位匿名女性藏家其实是非常专业的,这都要归功于她师从已故历史学家Jean-Claude Sabrier。此外,我们还得顺便提一下这位女性藏家的推荐人Osvaldo Patrizzi,他不仅是Antiquorum安帝古伦拍卖行的创办人,还在很多领域起到了先驱和领导的作用。安帝古伦拍卖行于1974年创办,专门致力于制表艺术的推广。拍卖行的创办得到了来自腕表界强有力的支持,包括Gabriel Tortella(高端腕表杂志Tribune des Arts创刊人及素有钟表界奥斯卡之称的日内瓦高级钟表大赏创始人),以及大名鼎鼎的独立制表师François-Paul Journe、Frank Müller和Antoine Preziuso等。Osvaldo Patrizzi是第一个意识到钟表收藏的受众可以更加广泛,绝不止仅限于一些古董或者馆藏级别藏品的年长收藏家,也正是他最早发起了专门针对腕表的拍卖会(在他之前腕表的拍卖都是与珠宝、绘画和地毯的拍卖混在一起的)。

“20世纪四十年代表冠的造型”,众筹平台Kickstarter上的一位制表师Furlan Marri推出一款非常成功的腕表表背设计手稿上的标注
“20世纪四十年代表冠的造型”,众筹平台Kickstarter上的一位制表师Furlan Marri推出一款非常成功的腕表表背设计手稿上的标注

所有其他主流拍卖行都很快跟进效仿他的做法,推出了专门针对腕表的拍卖会,而随之而来的主题拍卖会也成功吸引到了一大批新生代收藏家的注意。

那些被遗忘在抽屉和箱子里的老古董都被翻了出来。可以说,大量涌到市面上的丰富多样的古董腕表也刺激了收藏的需求,而机械表的再次受宠也同时产生了一个深远的影响,就是人们开始重新认识那些被认为过时的优雅表款。

随之而来的便是拍卖价格的记录在不断被刷新,这也吸引来越来越多的“收藏家”,更加强了那些具有保值或增加效应的品牌的关注度和历史主导地位,如:劳力士、百达翡丽、欧米茄等。

Europa Star 1997年五月刊
Europa Star 1997年五月刊

复古风潮

对古董表的追捧重塑了收藏家的形象,使其更加多样化。对于千禧一代来说,与那些怀旧记忆被一起遗忘的老父亲的手表、计时码表或其他计时器又重新焕发出新生命。几乎所有的古董腕表都在讲述着自己的故事。

然而从经济角度来看,拍卖会上的明星产品虽然取得了巨大成功,但是他们的价格往往让整整一代年轻而热情的钟表爱好者望尘莫及。

收藏品、分支收藏品和替代子收藏品也应运而生,分门类别,五花八门。众多钟表爱好者和新晋收藏家更是开始通过Kickstarter创建自己的品牌,这些品牌的设计创意都是源自同辈设计师,他们之间没有代沟,非常清楚自己所针对的是哪一类小众市场——新晋收藏家。即便这一趋势目前在急剧放缓(根据The Mercury Project的数据,2017年,这些新锐品牌得到了12.8万名支持者的支持,而到了2020年仅剩下3万名)但不难想象,收藏的种子已经被广泛传播。那么结果是否会不负众望?我们是否会看到新一代收藏家的持续涌现呢?这个问题对制表业未来的发展至关重要。

banner
更多

订阅Europa Star

©2022 WATCHES FOR CHINA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