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tches-For-China 

奢华瑞士表
搜索
Weibo Watches-For-China
English
Español
Français
Pусский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
奢华瑞士表 & 国际制表 - 网站 & 杂志

 
 
 
 
 

免费订阅 | FREE NEWSLETTER
专题报道


中国独立制表师



中国独立制表师

2019年07月6日   繁體中文
作者:Serge Maillard

在中国,除了一些量产的腕表品牌外,独立制表师生态圈同样发展得有声有色,甚至有几位制表大师已经获得了加入独立制表师协会AHCI的资格。加入这个协会(独立制表师协会)的要求极其严格,它需要制表师在有限的资源下,证明自己无限的创造力。这次中国之行,我有幸拜访了其中几位高级腕表制作大师。

每当我们提到中国及其相关的钟表产业,便会自然而然地联想到世界工厂、大批量制造、廉价产品 ... 诚然,这些刻板印象确实反映了这个国度相对真实的一部分,但是,随着中国在世界经济(制造业进出口)中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一个极度复杂且微妙的产业生态已逐渐成熟。

深圳,中国制表产业的心脏。同样它见证了一批高级腕表制作大师的崛起,在成为独立制表师之前,他们大多数都在该地区制表工厂的车间工作过。因此,他们至少都积累了几十年的制表经验。

乘着制表产业在中国崛起的东风,独立制表师协会——这个从1985年开始致力于培养制表人才的摇篮,吸纳了越来越多的中国籍的成员:林勇华、马旭曙、郭鸣以及谭泽华,让我们来一一了解下中国这些杰出的独立制表大师。

林勇华,独立制表界的“偏执狂”

林永华来自深圳,在其年满18岁之际,即1991年便进入了腕表制造行业。“我以前专门从事腕表抛光的作业”,他向我们解释道,“15年后,我于2006年开了一间属于自己的腕表维修工坊。在闲暇时间里,我产生了独自设计腕表的念头。慢慢地,我开始将这个想法付诸实践,打造个人表款,而表款独特的造型让我在行业里名声大噪。”

中国独立制表师

如若要挑选一款最具代表性,并且最能传达其制表理念的作品,那一定非他的初啼制作——黑胶唱碟腕表莫属,其技术灵感源自跳时腕表的旋转表盘。为了打造这枚独特的作品,腕表70%的零部件都是由制表师本人亲自打磨的。他说:“音乐对我的制表理念影响非常大”。除此之外, “蜻蜓侠8”腕表也别具特色,其造型既像蜻蜓,又像数字“8”,在传统中华文化里,它是象征着财富的吉利数字,林勇华总共制作了3枚,每只售价两万美元。

2019年,他又围绕着自然主题为我们带来了其全新作品——蜘蛛侠腕表。这次他打算制作一枚具有“透视”概念的腕表,并且在材料选择上也是独具匠心,推出了一个18K白金版本(售价63000美元)和钛合金版本(售价80000美金)。这也是一个限量表款,林勇华先生打算全年只制作6枚。

谭泽华,独立制表的传承人

谭泽华出生在一个钟表世家。1996年,那年他16岁,开始跟随父亲学习制表技艺,之后他进入一家国营钟表厂,在那里工作了14年。在1980年之前,个人是不允许开办私人企业的。在国营大厂积累了足够制表经验后,他决定开启独自制表的事业。但在真正能够独立创作个人表款之前的十年间,他也仅仅只是建立了个人工作室,承接一些腕表修理和修复的业务。

中国独立制表师

至此以后,他凭借四款完全不同的机芯以及新型的分轴擒纵机构闻名钟表界。特别是后者,它可以有效地增加动能储存的时长,并且还申请了专利。他强调到,“中国政府还专门为我的这项发明颁发了证书”。

他的作品是按照完成时间的先后顺序来命名的,其中旋律(Melody)系列腕表的灵感则是源自音乐的世界,它是中国独立制表界一个非常经典的主题。谭泽华先生希望能透过自己的作品,向人们传递中华传统文化。其表款售价介于50000到60000美金之间。

郭鸣,中国独立制表界的“教授”

拜师于瑞士制表大师 Frank Jutzi 的郭鸣继承了他师父的衣钵,在上海市工业技术学校任教,传授制表技艺。除了教书育人之外,他也是一位独立制表师。

他的主打作品——手动上链座钟,灵感源自中国古代神话传说嫦娥奔月的故事。他的每件作品都需要耗时至少六个月才能完成,因为小到类似指针的配件郭鸣都会亲自打磨,这对制表师的耐心和毅力是极大的考验。

中国独立制表师

今年,他发表全新作品Blooming,其灵感源自绚丽的烟火。它镶了近500颗钻石,动能储存达60小时,售价近三万美金。

马旭曙,自学成才的大师

“小时候,我生活在大山之中,想要买到钟表,抑或读到与钟表相关的书籍是件难事。直到有一天,我在祖母家翻到一本1955年出版的钟表制作手册,这本书让我受益匪浅”,马旭曙这样说道。这位从小就对钟表技艺非常痴迷的独立制表师,他一直没有机会去钟表学校学习专业知识,而他唯一获取钟表知识的途径就是观察修表师父如何工作。

中国独立制表师

“一开始,为了练手,我都是免费为别人修表”,他这样解释道,“没有可替换的零配件时, 我就自己制作”。马旭曙仅仅凭着一张简单的照片,就设计和制作了一枚陀飞轮腕表。之后,他立即启程去了北京,向北京手表厂展示自己的作品,最后他顺理成章地进入了表厂工作,此后在那里工作了两年。他说:“一般情况下,想到中国制造,人们就会把它与仿造画上等号。然而,我想做的是打破这种刻板印象,自制机芯,走出一条具有个人创作特色的路”。虽然他制作腕表的条件非常有限,但是每一枚腕表的制作日志他都一一详细记录在案。

他最具代表性的作品就是搭载了柱状机芯的立体陀飞轮腕表,其时间显示是通过圆柱体顶端表面红色时标来完成。如今,马旭曙先生每年最多也只能制作两枚腕表。最近,他在研发一款带月相功能的表款。由于条件有限,他也只是暂时用笔记下了其复杂功能的创意。










WorldWatchWeb.com

除非特别注明,本网所有文字和图片版权均属Europa Star名表世界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随意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 “稿件来源: Europa Star名表世界watches-for-china.com”,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广告客户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免费订阅